噜爷

愛千源♥♥♥
http://www.weibo.com/5013782576

© 噜爷 | Powered by LOFTER

我們的約定(主甘党副そらまふ)

▷幼稚園文筆

▶含有少量顏文字

▷嚴重OOC

▶請勿上升真人!!!

設定→→溫柔腹黑伊東X呆萌炸毛天月(大概)

前提→→甘党是朋友狀態,そらまふ是互相暗戀

#1 通知

  走過公園旁由白色小石子所鋪陳的小路,臉上拂過的是清涼的微風。嗯,還有點鹹。

  過去儘管對方有多忙,兩人都會像心電感應似的同時傳訊息問候是否安好。但自從去年從那傻子傳來的“我接下來會很忙碌,雖然很難過但請先別聯繫我。゚(゚´Д`゚)゚。”後就沒再接到由他本人發過來的訊息了。

  這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一定要搞得辣麼像搞閉關嗎?還有請告訴我那感覺惡意賣萌的顏文字到底是什麼鬼啊!!!哭你個毛線!(# ゚Д゚)

其實心裡難免有點失落,畢竟這幾年來無論是音樂或是工作,他們一路相互扶持走過來,怎麼能說走就走呢?

  黑髮男子正要從身上側背中拿出可樂來洩憤,“叮咚—叮咚咚咚—”突然從身上傳來手機鈴聲與震動的聲音,他無奈的抽回拿罐子的手改去找手機。

  到底是誰打擾他難得文青的美好時光…

  沒翻通知還好,翻了之後天月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才走沒幾分鐘的路,是不是開啟了什麼技能竟然讓他那個外表呆萌實際中二的摯友像中邪一樣短時間內傳了將近500條訊息。

  魂淡(╯‵□′)╯︵┴─┴最好是有事情,不然你就死定了,不知道訊息一次來太多手機會當掉嗎?

  他點進組員只有四人的群組,印入眼簾滿滿都是“天月在嗎?”、“大月餅我在此召喚你出來!!!(∩^o^)⊃━☆゚.*・。”、“快給我滾粗乃!!”之類的留言。

  天月淡定地回了短短的“安靜一點”。
如此大人的發言,他默默地為自己點一個讚。

這時そらる回了一句“你下禮拜六有空嗎?”
“是沒有約啦,不過要幹嘛啊。”天月一邊打字一邊碎碎念。
“要幹嘛…?”他回覆。

“我們要去吃飯。”

“我考慮一下![思考]”

  看到兩人不理會他,まふまふ隨即強過そらる的手機開啟了視訊通話,還對他做了個吐舌的鬼臉。

  哼,誰叫你們把我排除在外,叫你們不理我,欠小拳捶胸口啊!(# ゚Д゚)欠抽!

  在まふまふ旁的そらる看到他那麼孩子氣的舉動,不自覺伸出雙手撫上他的頭髮順順毛,“別生氣了,沒看到我在幫那個人做事嗎?”誰叫那個人智商一百八,情商卻是往負數遞減,連牽個手都會像小女生猶豫個半天,現在的女高中生也不會辣麼含蓄好木好(-_-)

  順完毛後,只發覺那人的嘴唇嘟的更高。

  “我才沒生氣,你才生氣,你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在生氣!”

  そらる嘆了口氣後拿過還開著視訊通話的iPhone,將鏡頭朝向他們家的電視機,然後輕輕地在まふまふ的嘴角上親一口,“就說那人不善表達情感,就連你現在也要讓我猜你在想甚麼嗎?嗯?”

  聽到藍髮男子低沉而帶著有點沙啞的聲音,まふまふ的臉微微泛紅,他轉過身子雙手緊拉著自己的衣角,小聲咕噥著“我又沒這麼說…”

  心裡:媽淡ヽ(`Д´)ノ聲音辣麼好聽搞啥呢!說教就說教幹麻用這樣的聲音嘛,不會試著飆高音罵人啊?!要不是仗著我喜歡你的聲音,我就直接拿蒜塞進你嘴巴叫你用鼻子吃義大利麵!

  當まふまふ要改口說出心裡的OS時iPhone裡傳來少年弱弱地 抗議聲“你倆找我就是為了吃飯順便曬恩愛嗎(#`皿´),晾在一旁就算了,還給我看什麼狗血肥皂劇!小心我在你們的晚餐裡加哇沙米,在你們的褲襠裡加納豆!!!”

  そらる、まふまふ:……

------------------------------------------
其實我前天已經寫完第一篇了,但後來看到奇怪的地方就一直在修…結果越寫越怪TOT

因為第一次挖長篇的坑有點小激動,我還在想要讓伊東啥時出現( ゚д゚)

總之我會努力填完的!

评论
热度 ( 8 )